clear俺的嫁

强项令【6】

天腐的多喵:

明天撒欢到妖都!!!!!!!!


妖都o我和好三齐@连济 坐摊S3!!!!(摊宣


强调三遍!请务必自带零钱!自带零钱!自带零钱!!!


接着,alive因为运输等不可抗力以及各种可抗力因素,有部分本子那个封面右边和上面很细的边框有破损。完整的有大概80本左右。


alive实物照片


完整的依旧保持场贩价30一本,瑕疵本在无瑕疵本完售后降价为20一本


 


哎嘿,要去妖都浪,我就偷懒几天的啦~~


 这章可以证明我尊的是喻黄!!!!


 上一章:【5】








 


云豹崽子现在纠结得很,躺在沙发上那个向导明晃晃地抛出了一个诱饵,摆明了就想看他能坚持多久才上钩。


幼年的精神体极度贪吃,如果没有足够强大的向导或者说足够多的向导供给他精神波当食粮的话,本体陷入长夜的可能性高达百分之九十八。


越是出众的哨兵在觉醒初期尤其难熬,他们的精神体简直就是最挑食的饕餮,又挑剔又贪得无厌地试图榨干向导最后一丝精神力。张佳乐不是没有尝试喂过这只云豹崽子,可惜的是他和林敬言同黄少天的匹配度都不能达到契合这个层次。于是实在是饿坏了的小云豹选择了铤而走险,自己去找一个能吃的家伙。


现在这个能吃的家伙躺得离自己并不远,一个渡过初生期和生长期的向导,精神力足够强大也足够干净……


可以让自己一顿吃饱的……


太坏了……故意抛出诱饵看自己上不上当么?


果然向导都是魔鬼!魔鬼!


长得还那么好看笑起来更好看!更是魔鬼!


小云豹舔了舔自己的爪子,悄无声息的溜下了床,融入了房间的阴影中。


喻文州躺在沙发上,嘴角微微露出一点笑容,就算是闭上眼睛也能感受到那个小家伙小心翼翼的靠近。果然是饿坏了的小崽啊,就算是明知道是陷阱也要拼命试一试。


他睁开眼睛伸手一把抓住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前爪搭在沙发上随时准备进攻的小崽后颈,顺手揉进了自己的怀里。


就算是爪子摁在心口,乳牙也慌不择路地抵到了自己的喉咙上,喻文州仍是面不改色地抱住那只云豹崽子耐心的抚慰着:“别怕别怕,不会欺负你的。”


小云豹死命地扭着身子,张着勉强长齐了小乳牙的嘴巴嗷呜嗷呜地叫着,小爪子挥来挥去,长长地尾巴一点都不放水地抽在喻文州的身上。喻文州有些没奈何地翻身压住这只小崽:“别这样啊,不饿么?”


饿……


喻文州捏住摁在自己心口上的爪子,感受了一下手上粉嫩的肉垫触感,摸上去又嫩又滑颜色还这么讨喜,有些感叹地放到自己的唇边吻了一口:“放轻松,来……”


还是只自己一个巴掌就能摁住的小崽,喻文州感叹了一下自己还能压得住就一只手捏着粉嫩的爪子,一只手伸手就去摸那条噼里啪啦抽来抽去的尾巴:“别闹腾啊,我又不给你套圈。”


喻文州看着一对猫儿眼瞳仁从满瞳到竖瞳,捏在掌心里面的肉垫里面的尖爪收了又支出来,有些无奈地腾出手去摸小云豹绷得紧紧的腰和肚子:“这么怕啊?刚刚哪来的胆子霸占我的床啊?现在这小模样委屈得倒像是我欺负你了啊。”


本来就是你欺负我!


还真不讲理了,喻文州接收到精神体发出的波动,有些没奈何地埋下头亲了一口小云豹:“饿不饿?”


饿死了QAQ……


总算没这么跟自己对着闹了,喻文州一下一下顺着小云豹软下来的腰,放开被他捏着的肉爪去挠了挠他的下巴:“想来我的精神世界?”


被顺毛顺得太舒服,小云豹已经享受地半眯着眼睛爪子搭在喻文州手上不放了。喻文州伸手托住他圆滚滚的屁股,一只手捧住他的后脑勺从沙发上站起来继续挠:“这么容易就被顺毛了,真好养活。”


被大量精神安抚和精神波包围的小云豹怎么都觉得自己美满地跟进了天堂一样,忍不住歪着头配合着喻文州挠他的速度蹭着,直到喻文州抱着他倒在大床上也没有任何反抗。


喻文州抱着舔着他手指的小云豹,眼神温柔地可以掐出水,手下的触感好得令人叹息,猫科小崽细腻又温暖的毛皮和粉嫩的肉垫简直可以让人瞬间沦陷。


“这样舒服么?”喻文州温柔地吻了吻仰着脑袋在他手心蹭来蹭去的小崽的下巴,“不怕我欺负你了?”


咕噜咕噜……


那个小模样简直要舒坦死了。


喻文州轻笑着捏了捏那对尖耳朵,再次感叹了一下猫科幼崽的萌力值,搂进了自己怀里。


“这回真的晚安啦,小家伙。”


话音刚刚落下,室内还微弱亮着的光彻底熄灭了。


良久,本来老老实实躺在他怀里,像是睡着了的云豹崽子微微动了动,凑上去在喻文州的嘴角附近闻了闻,一双耳朵扑棱了几下似乎是在确认喻文州睡着了没有。


然后他埋头钻进被子,凑到被他抓伤的那只手附近,小心翼翼的、舔了舔那几道印子。


喻文州像是做了什么美梦一样,嘴角微微翘起了一丝弧度。


  


“哎,被安抚了啊,”林敬言放开不再折腾的黄少天,把他塞进了被窝,“肯定找到了一个心软得要命的向导,匹配度肯定也不低。”


“啊……”张佳乐打了一个哈欠,抱住蛋卷一样团在被窝里面的黄少天,仰头倒在了床上,“先睡吧睡吧,明天还要给老韩上工呢!估计是猫科崽子杀伤力太大了,那家伙肯定瞬间沦陷了。”


“说得你好像是被地主压迫的长工一样,”林敬言调低房间亮度,伸手抢过半床被子,“晚安。”


第二天张佳乐被林敬言硬是从床上拽了起来,他睡眼朦胧地检查了一下还睡得相当香甜的黄少天:“唔……是在哨兵的安眠状态,很正常,估计这段时间只要精神体被安抚好了,他就是贪吃贪睡很多,也没啥大问题了。”


“看来还是个高阶的向导出手帮他了,”林敬言理了理黄少天被张佳乐弄得一团乱的头发,“看来一时半会醒不了,你走的时候把门锁好给他留张条别让他给任何人开门就好。”


这边张佳乐和林敬言放心地把门锁好就勾肩搭背的去给他们的头报到了,门锁刚刚咬合好的一瞬间,黄少天睁开了眼睛。


他感应了一下自己的精神体的具体位置,果断地拽出张佳乐的一间衬衫和裤子给自己套上,几下撬开窗户就溜了出去。


 


喻文州一手锅铲一手调料有些没奈何地看着咬着自己裤腿不放的小崽:“你吃饱了我还饿着啊,我把自己喂饱再陪你玩好不好?”


裤脚都要被拽坏了啊……


喻文州蹲下身一把捞住云豹崽子,放到了自己肩膀上:“小祖宗让我吃饱行么?还是说你立志于要榨干我啊?”


小祖宗蹭了蹭喻文州的脸颊,顺便还舔了好大几口,一下一下拿肉垫拍着喻文州的脸。等他灵活地从喻文州左肩移动到右肩,又从右肩移动回去,喻文州仍专心和他那锅浓汤奋战。


“乖啊,”喻文州侧过头亲了亲摁在自己嘴边的肉垫,“待会陪你玩嘛。”


在给喻文州左脸留了一个浅浅牙印后依旧没发让喻文州离开灶台的小崽愤怒地顺着他的肩背爬了下去,喻文州稍微拖了他一下让他安全及地:“别乱跑啊,我吃完饭就来喂你。”


喻文州捏了捏自己的肩膀和脖子,感叹了一下这只崽是不是有点超重了,伸手去拿胡椒瓶子的一瞬间就听到身后轻微有些响动。


他还没来得及回过头看看是不是那只云豹崽子又搞出了什么破坏,脖子上突然就被什么尖锐的东西抵住了。


大概……是把指刀……


喻文州仍然慢条斯理地把手上的胡椒一点一点抖进锅里,就像是摸在自己肩头胡闹的那只云豹崽子一样用另一只手去摸握着指刀的那只手。


“怎么你们两个都喜欢对着我亮爪子啊?”喻文州摩挲着那只手,触手感觉到的是类似于幼崽肉垫一般让人舒适的手感,指关节圆润光滑,皮肤细嫩充满着少年人特有的青春活力。


喻文州给汤锅盖上锅盖,转身恰好抱住抵不住安眠状态睡意侵蚀又阖上眼睛的黄少天。


“这么小啊?”喻文州有些诧异地抱住埋在他怀里不断往下缩的少年,抓住趴在黄少天脑袋顶上不断扯着他头发咬的小云豹,“真没见过这样强行买一送一的。”


他抓住一脸讨好地小云豹的爪子,亲了一口粉嘟嘟的肉垫,然后打横抱起手脚都缩在过长衣服里面的黄少天,把他放到了自己床上。


少年安睡的模样又安静又招人喜欢,喻文州抱着他的腰肢趴在床上观察了一下,伸手点了点硬是要挤进他们之间的精神体的脑袋。


“你要我帮他疏导疏导么?”


要要要!


喻文州伸手抓住可怜巴巴盯着自己的小家伙的爪子:“那我要收点利息,过来让我咬口好不好?”


小云豹愣了一会,一脸壮烈牺牲地把自己的脖子伸到了喻文州的嘴边。


“不是咬这啊,”喻文州伸手挠了挠他的后颈脖子,抓住不断往后缩的爪子,亲了亲肉垫,然后轻轻地啃了一口,“我要咬这个。”


 


 


【1】


【7】


相信我,云豹崽崽的爪爪


尊的是粉的




云豹的尾巴几乎和身长一致


我也想啃一口烦烦的爪爪QAQ


感觉口感超级棒qaq


 


 


 


奋力的夹带私货


逐世(全文tag链接):


 


 


alive的全文地址:喵~ >▽< 


二宣:喵呜咪


预售地址:喵~ >▽<

评论

热度(800)